绿色消费来了 上海酒店的“六小件”打头阵

河源晚报社 刘迅2019-07-02 04:50
浏览

  绿色消费来了 上海酒店的“六小件”打头阵

  本报记者 李 禾

  到上海出差的旅客,需要自带牙刷、梳子等生活用品了。根据《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》规定,上海市旅游住宿业7月1日起将不主动提供牙刷、梳子、浴擦、剃须刀、指甲锉、鞋擦等六类一次性日用品,违者将被最高处以5000元的罚款,这是首次从法规上对酒店行业长久以来存在的“一次性日用品”问题进行了明确约定。不过,新规定也强调,酒店是“不能主动”配置,当住店客人明确表示需要时,酒店仍可以提供上述六类一次性日用品,原先酒店不收费的,也不得借机收费。

  在上海之后,山东济南、浙江宁波等多地都可能加入这一行列。生态环境部环境发展中心主任任勇表示,目前,消费领域对资源能源的需求持续增长,对资源环境的压力逐渐加大,已成为环境污染的主要来源。酒店不主动配置一次性用品等,有助于培养消费者的绿色、低碳消费习惯。

 

  消费拖了绿色转型的后腿

  有消息称,北京的相关政策也进入落地“倒计时”。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表示,正在研究有关政策,分步实施限定措施,力争年内先从部分绿色酒店开始,逐步扩围到更多的星级酒店、快捷酒店以及民宿、农家院等。

  酒店一次性用品的消费对环境有何影响?酒店不再提供相关用品,对引导绿色、低碳消费是否有实质性意义?

  调查数据显示,2017年,我国有酒店44万家,接待旅客48亿人次。调查还发现,70%以上的香皂在仅使用过一次之后就会被丢弃。按重量计算,每家酒店每天约有5斤一次性香皂被丢弃,44万家酒店每年丢弃的香皂就超过40万吨。按照每吨香皂两万元来算,就是80亿元的花销。

  除香皂外,酒店提供的牙膏、牙刷、梳子、洗发水、沐浴液等用品也经常是用过一次就丢弃,不但造成巨大浪费,很多物品还不可降解,对环境影响巨大。

  任勇说,研究发现,我国消费已进入全面升级的转型阶段。消费规模迅速扩大,消费方式也日益多元化。“2001年,我国的恩格尔系数为44%,2018年降低到28%,预测未来3—5年,可能下降到20%。这个结构的变化,意味着消费结构的升级。”

  2018年,我国终端消费达38万亿元。据预测,到2035年将达到135万亿元。

  “不过,我们还发现,消费领域的资源环境压力也在逐渐加大,成为环境污染的主要来源。”任勇说,消费领域对资源能源的需求持续刚性增长,2015年居民消费综合能耗占到总能耗的26%,到2035年,我们预测可能会达到40%。

  一份对2015年生态足迹的分析显示,我国人均生态足迹90%主要来源于食品、住房、交通等消费领域。

  “我们通过生产领域、消费领域的资源环境绩效指标评估发现,现在的消费领域已经成为制约我国经济整体绿色转型的重要方面。”任勇分析道,从本世纪初到现在,我国经济的绿色转型进程应该说速度还是不错的。但是大概从2011年开始,转型速度有所降低。仔细分析可以发现一个现象,即从本世纪以来,我国生产领域的资源环境效率持续在提升,但是在消费领域,从2010年开始资源环境效率在下降,排放强度在逐渐加大。任勇表示:“我国经济整体绿色转型速度变慢,是由于消费领域的资源环境压力,部分抵消了生产领域资源环境的提升。”

  “大家都非常熟悉的过度型消费和不合理的消费方式,加剧了我国的资源环境问题。”任勇说。

  绿色发展要做加法和乘法

  任勇认为,绿色消费对经济社会绿色转型具有多重传导机制。从经济学来讲,消费可以通过价格机制、竞争机制、信息传导、共存机制等“倒逼”生产领域的绿色转型。通过消费者价值观念和消费行为的变化,同样可以推动社会的绿色转型。“同时,推动绿色消费有利于改善国家的生态环境治理体系。也就是说,如果把消费领域作为一个重要领域来推动的话,环境和资源治理领域可以从生产拓展到消费。消费本就是千百万公众的问题,如果公众践行了绿色消费,本身就是我们社会治理结构主体的改善。”

  当前,我国已具备推动绿色消费的社会基础。数据显示,我国近几年绿色消费增长最快的是23—35岁的人群,以每年15%—20%的速度在增加。在日常消费品方面,这些消费群体愿意付出比正常价格高出30%的价格,去选择绿色消费;对于部分家居方面的绿色产品,其议价要高出正常价格的60%。

  “由于产品是绿色的,消费者愿意为绿色消费多付一些费用,这也为绿色增长在源头上增加了动力。绿色发展不仅是在做减法,更重要的是做加法和乘法。”第十三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、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刘世锦说,绿色发展包括绿色消费、绿色生产、绿色流通、绿色金融等,多领域绿色发展共同形成了一个日趋完善的绿色经济体系。